左翼力量再度崛起

———2022年拉美形势展望
出版日期:2022/1/14   字数:2326A+   A-

新华社记者陈璐蒋彪

    秘鲁、智利等拉美国家左翼政党2021年先后上台。2022年拉美第一大国巴西将举行大选,该地区是否会开启新一轮左翼执政周期,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此外,2022年拉美国家面临的主要任务仍是控制疫情、恢复经济、改善民生。在疫苗供应与经贸关系方面,中国与拉美国家之间的合作势头有望延续,从而为地区抗疫和经济复苏提供更多助力。

    左翼浪潮归来

    2022年,拉美多国将迎来总统选举。其中,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巴西的选举分别定于2月、5月和10月举行。

    目前,在哥斯达黎加的总统候选人中,民调支持率领先的是来自左翼政党民族解放党的前总统何塞·马里亚·菲格雷斯。在哥伦比亚,左翼人士、前波哥大市长古斯塔沃·彼得罗现阶段支持率最高,有可能实现左翼力量在哥伦比亚的历史性突破。巴西前总统、劳工党创始人卢拉已再次成为劳工党领袖,他因执政成就和个人魅力一直保持高人气,外界认为他如能顺利参选,胜出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卢拉和彼得罗在选举中获胜,拉美地区大国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秘鲁、委内瑞拉均将由左翼或中左翼执政,拉美将进入新一轮左翼执政周期。

    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徐世澄认为,本轮左翼浪潮与上一次的特点会有所不同。拉美第一次左翼浪潮持续了15年,其间拉美左翼国家经济稳步发展,社会福利大幅提升。近两年来随着新冠疫情对拉美地区经济增长造成深远影响,拉美正处于一个社会矛盾加剧、政治波动加大的阶段。徐世澄认为,目前拉美国家普遍面临疫情反复和经济下滑的双重考验,无论左翼还是右翼政党执政,都可能会面临难以完全满足选民的期待与诉求挑战。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认为,总体看,近年来不论拉美政治力量如何消长,中拉之间在执政理念交流、发展机遇共享等方面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尤其是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中拉关系将会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抗疫需要合作

    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出现后,拉美多国疫情反弹。目前,拉美各国普遍把抗疫作为重中之重,大部分国家都收紧了防疫政策,例如重启公共场所的“口罩令”等。

    拉美国家2021年相继展开大规模新冠疫苗接种,但疫苗供应短缺、接种率不高等问题仍然困扰着这一地区。泛美卫生组织数据显示,目前拉美地区疫苗接种率约为57%,且各国之间极不均衡,智利、古巴的接种率达80%以上,而危地马拉只有25%,海地更是不到1%。这种状况给整个地区的疫情防控埋下隐患。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芦思姮认为,当前拉美各国疫情防控仍是“单打独斗”,未形成地区范围内的有效合作。拉美国家应加强次区域层面合作,就共同制定行动标准、实施紧急应对计划等问题加强沟通协调。

    目前,拉美国家主要通过政府采购以及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获得疫苗,中国是拉美地区获取疫苗的重要来源之一。根据泛美卫生组织数据,截至2021年12月29日,在智利和厄瓜多尔已接种的疫苗中,中国疫苗均占比过半。

    中国不仅直接向拉美国家提供疫苗,还与它们合作生产疫苗。2021年3月,康希诺疫苗首条海外灌装生产线在墨西哥克雷塔罗州建成;科兴公司在智利投资建设的疫苗工厂预计2022年4月投产,年产量将达到6000万剂。智利塔尔卡大学供应链和物流专家埃内斯托·桑蒂瓦涅斯表示,中国公司在智利投资建厂将增强拉美疫苗供应链韧性。

    经济存在变数

    据世界银行预测,2021年拉美地区整体经济增速有望达到6.3%,但2022年和2023年的增速则将下滑到2.8%和2.6%。徐世澄指出,2022年拉美各国经济增长预期普遍不如2021年,因为2021年是在2020年地区经济衰退6.8%的基础上实现恢复性增长。

    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的判断,拉美经济走势面临复杂因素影响,包括各国政府旨在提振经济的宽松财政与货币政策、各国疫苗接种速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国际金融市场行情等。

    专家指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趋高,而内部结构性弊端短期内又难以根治,拉美地区经济增长存在动力不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拉美国家当前债务风险较高,成为威胁经济复苏的不稳定因素。

    孙岩峰说,拉美国家普遍在促进经济复苏和加强社会保障方面面临两难境地,为刺激经济增长而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就无法避免高通胀和债务负担加重压力。

    “债务危机的幽灵正在逼近。”智利前财政部长安德烈斯·贝拉斯科警告说,公共和私人债务大幅增加、债务期限缩短以及全球利率上升是一个危险的组合。在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政府负债率之高令人担忧。

    作为区域内债务危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阿根廷的债务谈判将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其谈判进展也将对域内其他国家起到示范作用。眼下阿根廷债务危机的核心问题在于宏观经济基本面失衡加剧、还款期限不断延长、储备状况每况愈下,政府亟待获得新的外部融资。芦思姮认为,因当前执政党内部分化严重,阿根廷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新债务协议条款存在阻碍,但由于当前阿根廷缺乏其他的外部融资来源,政府很大可能将实施由IMF主导的结构调整计划。

    中拉经贸合作持续稳步增长,为拉美经济注入“动力”。2021年,中拉贸易投资保持较高增长。第十四届中国-拉美企业家高峰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9月,中拉贸易额达3318.8亿美元,同比增长45.5%。越来越多拉美国家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或备忘录,希望能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

    新华社北京1月13日电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