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水和《资水滩歌》

出版日期:2020/7/23   字数:3191A+   A-

□张强勇

    “资水发源都梁,从城步、新宁至武冈州,北过邵阳县,以次纳夫水、邵水、云泉水,西过新化县纳白洋等溪,流经安化境,又纳山溪水十数条,南合伊水,北合善溪,入益阳界,又纳四里河、桃花港、兰溪等十余水,入洞庭湖。源流长一千八百里,江面宽一二里不等,四季皆有水通舟楫”(见《湖湘文库–陶澍集·御书印心石屋恭纪》)。这是两江总督陶澍“自江南述职入觐”时,与道光皇帝的对话中描述的资江。

    资江自有其雄伟险峻、古朴幽野之美,乘舟游览两岸风光旖旎的景致,犹如步入一条长长的山水画廊。奇峰突兀中怪石嶙峋,云烟飘渺处竹木葱茏,山花烂漫时鸟飞莺啼,资水亦宛如玉带穿梭于奇山峻岭之间。江面竹筏穿梭,江畔竹篱茅舍,古老的村寨如明珠散落其中,一望而苍翠满目,清新怡人。

    资水滋润着两岸的人民。然而,她又是桀骜不驯的。从资水过冷水江和新化两境来看,就有麻溪、球溪、珠溪、柳溪、涟溪、化溪、柘溪、白溪、烟溪、青溪、槎溪、赵溪、苏溪、平溪、洋溪、云溪等数十条溪流“注于资水”(见《湖湘文库-宝庆府志-山川记》)。溪水流经之地,必是水流急湍之处,使得行船多迂回于岩礁间。资水干流共有72道急湾、99处险滩,而在冷水江、新化两县境,就有多达53处险滩,尤以铜柱滩、泥滩、灵滩、洛滩最险。资水“流经万山中,有芦埠、柳叶……即古所谓三里滩也,石屹中流,涛波汹急,上水以绳缆牵挽,下水以招竿拨之,旋转石间,其险过于吕梁诸洪。”(见《湖湘文库-湖南通史-新化县》),急湾与险滩对在资水里行船的人们来说,是一道道关和坎。长期以来,人们在与风浪滩湾的斗争中,对资水沿途的风土人情、史实、物产、地名、景致、地貌、地势有了全面详细的了解,又磨砺出了敢作敢为、舍死拼搏的“蛮”气,并以歌谣的形式代代相传,这就是《资水滩歌》。

    《资水滩歌》分《序歌》《下滩歌》《上滩歌》三部分。《序歌》6行,《下滩歌》418行,《上滩歌》298行,共5000余字,堪称民间史诗。它是资水沿岸特有的一种唱词。据笔者求证,《资水滩歌》起源于19世纪末期,成熟于20世纪初期,鼎盛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时,也是资水两岸毛板船极盛之时。毛板船的毛利和商机使得资水上的码头昼夜忙碌,也使得码头上的村落极尽繁华。据《沙塘湾志》载:最多的时候,光是在沙塘湾码头上停靠的毛板船就达到了100多只,甸住的船工、水手有1000多人,往来的商贾有300余人,有力带动了沿岸的消费,那些赚了钱发了财的人便在一些大点的码头附近置田买地,使得这里的码头有了一条条的街道和一排排的商铺,形成了资水沿岸很耀眼的码头经济。从《资水滩歌》中的唱词来考证,里面有“石门塘里抬头看,陶澍果然好屋场”的唱词。可以肯定,必先有陶澍屋场,尔后才会有这句唱词。

    从资水上游邵阳、武冈、新宁等地放空下来的毛板船,在沙塘湾、老鼠巷(今冷水江)、新化等码头装满了煤炭、茶叶、土纸等特产,一船挨着一船。等到资江发大水时,毛板船更是如雨后春笋,蔽江而下,资水滩歌便开始在河面上激荡:“千人拱手开毛板,万盏明灯天子山”,船工喊着“呜……嗬嗬,嗨……嗬!”的号子。“毛山毛树锯毛板,毛钉毛货毛板船,河水一发人上劲,四根桡橹闯江天”“……嗨……嗬……嗨!”歌声粗犷而激越,久久在河道上回荡。

    《资水滩歌》作为民歌的一种,其特点就是专为在资水江面上放排的排帮和船工、水手们集体创作和歌唱的,资水沿岸的人们称为“唱号子”。它分为三部分即三大节,一节是《序歌》,一节是从资水上游邵阳境内出发放排毛板船至下游益阳境内歌唱的《下滩歌》,一节是自下游放排归来从益阳境内的资水往上游新化、邵阳的《上滩歌》。上、下节滩歌的歌词内容多有不同。歌者多为船上的船工和水手,偶尔也有岸上的人会唱的,如那些造船的师傅及有亲人在当船工水手的人们。

    上、下滩歌曲调大体相同,歌词大都是船工和水手们的即兴之作,里面很多内容难以厘清来龙去脉。唱词均以一种发力时“……嗬嗬,嗨”的呼号之声起头,以下的内容和曲调就不确定了,依当时的环境和水手的心情而定。有固定的传统诗文格式,加入了资水两岸的风物人情。到了什么地方,就把当地的风土人情、地理史料编入歌中。有随口编就的即兴新词,有村言俚语,亦荤亦素,平实易懂,朗朗上口。

    歌时多为一人领唱,众人应和,分节反复,每节最后又以“……嗨……嗬……嗨!”呼号之声为结。歌者和唱者还会根据放排时江面上的风险与人数,也有对唱和轮唱的,但远非是一般民歌的对答,而是彼此间的起承转合,唱完一个完整的段落,再循环往复。在我所听过和欣赏过的民歌当中,《资水滩歌》的结构相对简单,从声调上推断,类似从湘中“喊魂”的腔调中演绎而来。因大多是船工水手之作,村言俚语居多,也正因如此,才唱出了煌煌700余行,5000余字,一听就会唱,一唱就能记住。

    从《资水滩歌》的序歌:“天下山河不平凡,千里资江几多滩。水过滩头声声急,船到江心步步难。谁知船工苦与乐。资水滩歌唱不完!”(几个《资水滩歌》的版本中,六句序言倒是相同的)我们就能感觉到资水多滩,资水之险,船工之艰。

    在整篇的唱词中,宿命的色彩极其浓厚。“每人半斤酒与肉,敬了神佛吃一餐”“魏公庙里把神敬,王庄对门犀牛山”。在资水上行船放排,虽利润丰厚,但极具生命危险。有一句话说:“挖煤的是埋了没死的人,弄船的是死了没埋的人”。所以,在资水上造船、行船、放排,必先祭祀,以保佑行船顺利,化险为夷。但是,由于资水滩多险急,很多船往往葬身水底,人财两空。《资水滩歌》中就有“船打滩心人不悔,艄工葬水不怨天”“灵滩洛滩不种田,一年四季靠翻船”“大柳杨来小柳杨,十个舵公九个亡”。

    边读《资水滩歌》,我们边能了解到资水两岸的风物人情。“宝庆开船下汉口,象鼻滩来头一滩”“麻溪哪见担麻卖,沙罐出在沙塘湾”“沙塘湾里沙罐好,宝庆汉口把名扬”“学堂岩上鸡鸭落,起浆直划冷水江。石头藏玉是锡(锑)矿,五湖四海把名扬”“油溪街上龙脉好,翰林就是伍香珊”“石门塘里抬头看,陶澍果然好屋场”。在滩歌中,我们还能找寻到一种朴素的浪漫主义情怀,如“千人拱手开毛板,万盏明灯天子山”“下山有个琅头印,人人都想做帝王”。

    读着滩歌的唱词,资水一路的风光,纳入眼底:“竹子山头把排放,艄公想起上和滩”“栗滩走船如跑马,看见前面小南山”“鸳鸯滩上排云雾,忽然雷公打鸡蛋”“老屋场里船难扯,望见下面是丹滩”“起眼抬头打一望,下面就是鹅羊滩”“枞树滩下是苏溪,杨梅滩上田崽湾”“龙溪无有龙现爪,粟柴溪里青树滩”“苏溪街上抬头看,提转舵来放瓦滩”“七里滩下塘湾地,裟衣拱下天河滩”“千头象牯滩头放,马屎口里马披鞍”。

    在《资水滩歌》中众多的滩名与地名,与现在资水沿岸的地名仍然相符。如资水上游的大和滩、小和滩、栗滩、小溪、石滩,中游的麻溪、沙塘湾、马斯口、旋塘湾、化溪、杨家咀、上渡港、塔山湾、黄泥铺、杨家坊,下游的洛滩、蓑衣石、童子山、麻竹山、邹塘湾、羊节港、何家湾、宝塔洲、鹦武洲等地,现在,都成为了村镇或集镇,但仍保留着“滩”“湾”“溪”“洲”等名字。

    “一路时兴枕边讲,梦里滩歌长又长。”1958年,在安化县境的资水中游动工修建柘溪水电站,1962年,大坝建成,资江航运阻隔,资江水运走向衰落,公路、铁路运输日益兴起,资江毛板船时代随之结束。当年熙熙攘攘、红男绿女摩肩接踵的码头情景已经不再,而那资水江面特有的毛板船也失去了它赖以存在的根依。特别是近些年,又先后在资水的上游、中游和下游,建起了无数的小水电站,资水原有航道差不多不复存在。“解下搭褙算完账,卷起铺盖回家乡。碎银买点小礼物,一家大小喜洋洋。”时光荏苒,繁华不再,这记录毛板船商故事的长篇湘商史诗《资水滩歌》,成为过去那段历史的见证者。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