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老街最后一艘渡船

出版日期:2020/7/23   字数:915A+   A-

□肖江华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娄底老街,是一条被岁月磨得油光的弯曲小街。街头街尾的两眼古井清澈甘甜,滋润着老街人们的生活,涟水河畔的木板吊脚楼诉说着百年历史的风雨沧桑。大码头那艘不知始于何时的渡船,不时划破涟水河的宁静,穿梭于两岸,方便着南来北往的匆匆行客和定期提篮挑担到老街赶集的男女老少。平时渡船倒也自在恬然,只是到了逢年过节赶集,便有点繁忙拥挤。七十年代中期,老街修了一座通往对岸的大桥,那艘承载时光岁月的渡船终于完成了历史使命,退出了人们的生活舞台,似成野渡,静静地躺在河边。

    大约1975年6月,我下乡的大队茶场场长带我与其他几位农民到镇上开会,镇上的干部告诉我们,老街的那艘渡船送给我们大队,行船出身的老场长甚为高兴,当即便要镇干部带我们找到渡船,熟练地撑起渡船逆水返归。一路上场长跟我们讲起他当年行船的趣事。因当时是枯水季节,渡船几次“搁浅”,场长脱光衣裤下河拖船,我们也跟随场长下了水,扯着嗓子喊着“嘿呵、嘿呵”的号子,慢慢地将船拖过几处浅滩。这样走走停停,中午时分才将渡船撑到涟钢大桥下面,场长将船交给一个熟人后,我们便上岸回家了。

    不出几日,场长自个儿将船撑回了大队。村上的农民很高兴,许多曾经搭行过渡的男女老少特意跑来看热闹。场长请来几位老木匠将船进行维修,并用上等桐油刷了几遍,渡船焕然一新。这艘船成了茶场的采砂船,为茶场增加了不少收入。

    记得有一年春上,连日大雨,涟水河涨水,场长带我们撑船去涟钢一食堂运煤渣种西瓜,回来时我学着撑船,因水急浪大,竹篙没握稳,竟被河水卷走了,情急之下,我纵身跳入河水中,游了几百米才将竹篙找回。回首往事,当年之勇,犹如昨日。到“秋老虎”扬威时节,场长为了照顾我多得工分和补助,让我跟船去涟水河采河砂。我与几位身强力壮的农民先将沙滩上的砂石挑到船上,再将船上的河砂挑到河边进行筛选分堆。头顶炎炎烈日,脚踩滚烫的砂石,几日下来,手肿肩红,饭量大增,倒床就睡。这些经历磨砺了我的意志,为日后战胜人生的艰难困苦提供了勇气。

    返城工作后,我乘坐过飞机、游船和海轮,但我记忆深处留下的仍然是悠悠涟水河那艘斑驳陈旧、伴我度过难忘青春岁月的“渡船”。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