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小河

出版日期:2020/7/13   字数:1362A+   A-

□周锡波

    家乡的小河叫雾溪河。

    我是喝雾溪河水长大的,在雾溪河边一条不到二百米的小街上,度过了五分之一的人生。直至我考上大学,离开这条小街。

    童年时最喜欢夏季清凉的雾溪河水。一到放暑假,无论是上山去砍柴或者割牛草,都会先去雾溪河,跳进深点的池子来个狗刨式,再去砍柴或割草。记得有一次去河中的深池游泳,水性好的几个玩伴一下就游到了对岸,我也不甘落后,拼命往对岸游,结果刚到河中央就开始下沉,连忙喊救命。比我大二岁的表哥赶紧从对岸游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腰,快速游上岸。我呛了几口水,昏迷不醒,表哥喊来其他几个伙伴,一把将我倒过来,挤压出肚里的水,半晌,我才慢慢醒来。从此,我再也不敢去深池游泳。

    但去河里捉小鱼小虾却一直未断。用一个小竹篓,缠在腰间,掰开河中的石头,躲在下面的小虾、螃蟹来不及躲避,都被我们捉进竹篓子,回家用油炸一下,拌点青椒,是一道难得的佳肴。有几个聪明的小伙伴,用竹篾编成网,隔在河中,第二天天一亮就去竹网上捡鱼虾,收获颇大。我吃过黄浦江里的鱼,也吃过南海里的鱼,都比不上我们雾溪河里的小鱼小虾。

    秋天是最好玩的时节,小伙伴们会一起趟过雾溪河去田里拾稻穗,大伙彼此较着劲,看谁的篮子里捡得多。那时,土地还没包产到户,全生产队集体出工,按工分分粮食。我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母亲有病,赚不了多少工分,也就分不到多少粮食,只能吃薯米饭。为了多在碗里看见几粒白米饭,凡是拾稻穗的事,我每次都主动请缨,每次收获也不少,捡个几斤稻谷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后来分了点自留地,家里开始种红薯。等到秋天,红薯成熟,我们将洗干净的红薯拿回来剁碎,用纱布过滤,把红薯浆做成红薯粉,或者将红薯切块蒸熟晒干,做成红薯片,过年时,用桐油砂子炒过后,又脆又香,是招待客人的美味。红薯粉和红薯片,都是我的爱物,但我更喜欢去河里洗红薯,把红薯倒进准备好的大盆里,用双脚使劲去踩掉红薯上泥巴,这样我又可以和雾溪河水亲近了。

    冬天的雾溪河最沉静。记得有一年河水结了厚冰,胆子大的小伙伴,偷偷搬来四角板凳在冰上滑行,大伙纷纷效仿。而聪明的表哥发明了更高级的四轮小木车,他让我坐到小木车上,轻轻拉动车绳,四轮小车便滑去很远很远,引来一片啧啧羡慕声。这个冬天的乐园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有个叫野外记的调皮男孩,用石头把冰面砸碎了,结果玩四轮车的伙伴们,不小心滑到了破损的地方,咕咚一声掉进了河里。好在水不深,大伙七手八脚把冻得直哆嗦的小伙伴送回家,免不了挨一顿训斥,此后就被大人们严加看管了起来。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冰上运动就这样结束,雾溪河也重新恢复了冬日的沉寂。

    清澈的雾溪河水,一年又一年,淌过我的童年,我的少年。慢慢地,河边的小山包炸了,马路穿过了我们的小街,咯吱作响的老房子也拆了。当第一辆解放牌大货车从街上经过时,小街的乡亲都站在家门口看。从此,我们不再靠两条腿,而是乘车去县城读高中。

    40年过去了,雾溪河虽然仍在不分昼夜地流,但河水却越来越浑浊。雾溪河的源头本是一处幽静的峡谷,岩壁、森林、潺潺溪流天成,被驴友发现后,成了游客嬉戏避暑的乐园,而我们曾经的乐园已经失去了清澈的记忆。

    青山依旧在,绿水却不长流。雾溪河水哺育我长大,我更希望我们的后代也能在雾溪河水哺育健康成长。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