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相守

出版日期:2019/12/2   字数:1746A+   A-

□胡志英

    无数次以后的又一次,看见我养的绿植开花,依然忍不住怦然心动,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几日,木槿开花了,今年开花比去年早;栀子也开花了,比去年迟,去冬持续低温,她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开了两朵瘦弱的白花,无精打采的。双色茉莉和茉莉一直在开花,花不多却馨香,我知道,要剪枝才能开更多花,可是我舍不得剪。天竺葵也开花了,火红火红的,有两盆在去年的寒潮中冻死了,剩存的这一盆,是折枝插活,本来没有指望她还能开花,意外之喜也。心叶日中花开出了小小的红花,白天开放,夜间合拢,所以叫日中花。她的名字不容易记,别名花蔓草,露花,露草,樱花吊兰、牡丹吊兰等等,据说可以吃。这种花很好养,是一个花友送给我的。

    早些日子,买彩叶草的时候,花店的女孩子说,彩叶草会开花,我一听脱口而出:叶子这么好看,还能开花啊。确实,彩叶草是调色高手,叶子中间是紫红色,外圈是棕褐色,再外圈是绿色,搭配起来艳丽且和谐。她现在果然开花了,穗状,花儿细小,一长串缀在上面,别的花,是绿叶衬托花,而彩叶草相反,她的花与叶子比起来,逊色多了。

    一些花草死去,一些花草再生。本来有好几盆月季,她们抗过了漫长的严寒,却在春天死去———经不住病虫害的侵袭,怪不得花友叫她“病西施”。阳台上剩存的绿植都是生命力顽强的———没有打倒你的,将使你更强。菊花的枝条较去年明显粗壮,三角梅虽然没开花,却长得更高。瑞香在早春已经开过花了,如今绿叶葱茏。瑞者,盛也,盛大的香气,也就瑞香敢直接以香为自己命名,梅花、桂花、牡丹素以芳香著称,名字中却都不敢称香,可见瑞香之香。她在阳台开花,我站在卧室,隔着玻璃窗,也能闻到她的香,至今余香萦绕。

    枸杞今年开了更多的花,她的枝条伸出窗外,更长更多,我常常特意下楼,站在阳台下面,看她开出的花,细小,素白,她没必要开很大很鲜艳的花,因为她不是观赏植物,不必以貌取悦于人,她是能结果的,以果实滋养人。有一天,我看到两点红———结枸杞了!去年,她只结了三粒,一直到冬天都挂在枝头。今年秋,应该会结更多枸杞。紫竹梅插枝即活,现已蓬勃满盆,而且开花了,植物对光的追逐是永不停歇的,她的花也开在阳台外,单瓣,小小的,淡淡的紫红色,藏在紫色的叶子里,不留心看不到。

    红豆杉在冬天的寒风中内敛挺拔,如一个持枪警戒的战士,与寒冬抗争。风和日暖,它也就渐渐放松,舒枝散叶,如今在强烈的日照下,更是一派慵懒的样子。袖珍椰子今年夏又长了新叶,开始像一支箭,慢慢舒展出排列整齐的叶片。在我家呆得最久的是龟背竹,硕大的叶子,枝干向四方伸展,占了很大空间。今年初夏,我下决心给她搬新家,那天一个人在家,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才脱盆,年深日久,她盘根错节,深深扎根于泥土,我算是亲身见证了植物的力量。

    花草与人一样,处于健康状态,则整株伸展,挺拔向上,叶片油光发亮,就像一个健康的人,气色红润,浑身透着精气神。反之,如果缺水、缺光或有病虫害,就会呈萎靡状,植株下垂,叶片无光泽,渐渐泛黄,每当这时,就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眼睁睁看着她一天不如一天,就像看着亲人病卧在床,病情日益恶化,却束手无策。这些年,首先是父亲,然后是婆婆,然后是兄长,期间还有亲友,我亲眼看见,一个个生龙活虎或始终微笑和蔼的人,被病魔折磨得脱了人形。更普遍的情形,在生活面前,我们节节败退,不断妥协,不断失去天真、锋芒、梦想、勇气……在肉体死亡之前,我们的灵魂其实早已死去,我们按部就班、循规蹈矩、随波逐流,我们活得冷淡而克制,活得像一盆可以乱真的塑料花。

    与花相守,亦是与本真相守。每朵花只会开成自己的模样,不艳羡,不模仿;广庭大众之下,抑或深山幽谷之间,她都尽情绽放,自由自在,不作秀,不媚俗。她的花,为她自己而开。

    与花相守,亦是与岁月相守。花事如同世事,新陈代谢,寻常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死不能复生,而草木,春风吹又生。其实,人生更短暂、更空虚,我们孜孜以求,房子车子、锦衣玉食、名誉地位、爱情友情……你在生时好不容易抓住的东西,死神都会叫你撒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喧嚣的世界里,与花相守的日子多是沉默相对,内心生出的满足与欢喜,不足为外人道。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