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考,个体命运的转折?

出版日期:2014/7/14   字数:2691A+   A-

●本报记者:康承贵

    今年高考录取工作正在进行时,那些放弃高考机会的同学会有什么样的心态呢?

    7月2日,因弃考而外出打工的新化县金凤乡青年魏荣华从上海发短信回母校询问班上同学的高考成绩,心里仍存一份关心与牵挂。

    在魏荣华看来,自己主动弃考,今年春节后进到上海一家合资企业打工是对的,因为班上好几个高考没上线的同学在电话里要他帮忙联系打工事宜。

    据相关职能部门人士介绍,娄底每年都有应届高中生放弃高考,今年的弃考人数上百人。这个数字不算特别,原因不外乎家庭经济贫困、学习成绩跟不上、大学毕业后就业难。但弃考的背后,是不是每一个学生的个体命运,都会因弃考而发生转折?

    打工改变经济困难现状

    谢宝元是新化六中高三(2)班班主任。今年参加高考时,他所带的班已由高一时的72人变成了64人。即便如此,方海英的弃考仍让他深感惋惜。

    今年春节后,谢宝元收到了方海英的短信:“谢老师,给您说个事,我爸妈商量了一下,还是不让我读书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从他们口中说出的话那么坚决。我想我只能认命了。”

    在谢宝元眼中,方海英是一个典型的好学生,文静、刻苦,“成绩至少能上个三本。”为了打消她的念头,谢宝元一直与她短信沟通。

    方海英的好友陈娜娜替她感到无奈,“她还有个弟弟,她家里一直觉得女孩读到高中就行了,不如早点出去打工挣钱。”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的当天,方海英就走了,去了浙江。

    “这种自己想读,成绩又好,就因为家里穷读不了的事情最让人难过。”白岩中学高三年级组组长李志和介绍说,“高三总共560人,放弃高考的大概有20个,其中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弃考的大概占七成。”“就算中学的费用解决了,大学呢?读个大学要花掉几万块钱。虽然上大学可以贷款,但很多家长还是觉得无力承担。”李志和说。

    谢宝元的努力到底没有留住方海英。方海英到浙江一家私企打工后,每月可挣6000元,她除留点钱自用外,大部分钱都寄给父母,慢慢地改变着家庭经济困难的现状。

    “在我们企业,也有大学毕业生。但他们有的当主管,有的是高管,岗位好,拿钱又多,比我们在一线干活的轻松得多。像我们从农村来的孩子,读书少,打工打不了一辈子,日后还得回家乡去种田,现在想来,还是多读点书好!”方海英跟高中同学在微信里聊天时说出了心里话。

    记者感言:打工潮涌,无论大学毕业生还是农村孩子,大部分都加入了这个行列,成为打工一族,这是时代发展的趋势。虽然打工者用自己的辛勤劳动一天天地改变了或正在改变着家庭经济困难的现状。但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同为打工者,大学生有知识,头脑活络,接受新鲜事物快,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大学生比没有读大学的农村孩子更能成就事业,更能改变命运。

    创业有成重返学堂求知

    又是一个夏日里阳光明媚的周末,位于长沙市雨花区某产业园二楼的一间彩色墙壁的大房间里传出琅琅的齐声跟读:“卖点不等于买点”、“战略决定成功,细节决定失败”。整齐划一的声音让人仿佛身处某个中学的课堂。但进入教室才发现,里面坐着几十位中年和青年“学生”,有人在抬头认真听讲,有人在自己的本子上专心地做着笔记,每当老师提问,或浑厚或清脆的嗓音争相给出不同的答案。

    原来,这是一些创业有成的老板在“充电”,从北京请来的专家讲座,让这些老板们仿佛重返学堂求知。

    彭少斌来自双峰的一个贫穷山村,2008年,19岁的他以优异成绩考入湘潭大学。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他没有去读大学,带着借来的200元钱含泪走出山村,开始了打工生涯。

    彭少斌只身来到长沙,在一家商店帮人做事,慢慢地,他积累了一些经商知识,2年后,他开了一家小店子。面对众多苦难,彭少斌坚持了下来。3年时间,小店子发展成为一家实业有限公司,彭少斌成了老板,年收益可观。创业期间,他又自考湖南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拿到了毕业证。

    彭少斌帮家里改变了经济贫困的状况。面对儿子的成功,老实巴交的父亲很高兴,但高兴之余,流露出些许遗憾:“要是当年家里有钱让你去读了大学,可能会更好!”去年彭少斌的父亲去世。

    “记得我父亲去世时留给了我两句话,一句话是多读书,另外一句话是广交朋友。多读书,读好书,读书好,世界变化这么快,做企业的,不充电怎么行?”彭少斌重返学堂后深有体会地说。

    记者感言:在知识经济时代,各行各业充满竞争,无论创业还是从业,需要的都是真本事。可以说,时下很多创业有成的人重返学堂,不为文凭只为求知。这种只为求知的新风尚,既说明了读书的重要性,也有利于引领更多人真学本事、学真本事,不断提高综合素质。

    放眼长远读大学有出路

    大学毕业生就业难,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很多工作领域特别是一些高端科研单位,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大学学习,很难胜任本职。

    吴健生是新化县吉庆镇一个农民的儿子,家里有三兄弟两个妹妹。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因为吴健生成绩好,父母节衣缩食供他读书,当年高考,他以高分被清华大学录取。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在北京平谷的一家遥感应用研究所工作。报到那天,他给单位领导打了一个电话,领导特地赶回来接待他。

    宴席上,领导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现在已调离了研究所,但我还是一样地欢迎你到遥感研究所来工作。因为这是一项需要学问的事业。你学历高,专业对口,可以在这里很好地发挥自己的才能。但要记住两点,一是要耐得住寂寞,这里远离都市和喧哗,每天只能默默无闻地做事情;二是要淡泊名利,搞科研是一项长期艰苦的工作,有的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都出不了成果。”

    吴健生把领导的话当做行动指南,默默无闻地工作10多年后,终于出了科研成果。现在,他不仅在北京娶妻安家,而且当上了单位的领导。

    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吴健生深有感触地说:“如果当年我没考上大学,现在我也只能跟我的兄弟姐妹一样在农村干活;如果我在大学没有学到真本事,走上工作岗位后有可能被淘汰;如果我大学毕业后不努力工作,至今可能会一事无成。我想,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社会总是要发展,总是需要知识的。因此,我非常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这句话,并时常用来教育孩子,以此激发他的学习兴趣。”

    记者感言:读大学当然不是高中生的唯一出路,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可能是一条最好的出路。进入大学不仅可以学习知识,还能够拓展学生的视野,为未来的人生之路打下好基础,为社会的发展积累“正能量”。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鼓励学生到大学接受良好教育。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