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3

出版日期:2014/1/28   字数:4437A+   A-

    (上接第一版③)

    第八,改善乡村治理机制。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不断改善乡村治理机制,让乡村治理适应全面深化改革时代农民的需求,农业发展的需求,要让乡村治理成为幸福中国农民的阳光温暖机制。

    记者:文件提出因地制宜全面深化农村改革,主要有哪些改革举措?

    江克美:文件首次提出在明确底线的前提下,支持地方先行先试,不搞“一刀切”、不追求一步到位,允许采取差异性、过渡性的制度和政策安排,因地制宜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文件提出的改革举措有多项,主要是:坚持市场定价原则,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在市场价格过高时补贴低收入消费者,在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按差价补贴生产者,切实保证农民收益;编制发布权威性的农产品价格指数;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在有条件的地方开展按实际粮食播种面积或产量对生产者补贴试点,提高补贴精准性、指向性;完善森林、草原、湿地、水土保持等生态补偿制度;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要尊重农民意愿,不能强制推动;推进财政支持农民合作社创新试点,引导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等,这些改革政策符合当前“三农”实际,也是对此前农业与农村发展政策的具体化、精细化和完善,可望取得新的突破。

    记者:粮食安全已上升到了基本国策,中央如此重视粮食安全,主要是出于什么考虑?

    江克美:悠悠万事,吃饭为大,粮食问题关乎国运民生。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是一个永恒的主题。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是我们治国理政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方针。

    在粮食生产“十连增”的好形势下,中央再度敲响粮食安全的警钟,是基于对世情国情农情的深刻把握和对未来发展的战略远见。应该看到,虽然粮食连年丰收,但是在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面前,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言粮食问题已经过关。不能因为日子好过了,就淡忘曾经有过的饿肚子岁月。在粮食问题上,不能侥幸、不能折腾,一旦出了大问题,多少年都会被动,到时谁也救不了我们。

    还要看到,我国农产品供求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实现中长期供求平衡的要求更高、难度更大、挑战更严峻。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以及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的拉动下,农产品消费结构加快升级,部分农产品需求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供给的增长速度,导致供求缺口逐步扩大。同时,我们还面临着耕地质量下降、水资源不足、生态环境压力不断加大、科技有效支撑不足、国际粮食市场波动等约束。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任务不是轻了,而是重了。因此,今年一号文件要求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抓紧构建新形势下“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一号文件要求在重视粮食数量的同时,更加注重品质和质量安全;在保障当前供给的同时,更加注重农业可持续发展。

    面对餐桌上的浪费,一号文件号召增强全社会的节粮意识。这就告诫全社会,我们不能一边投入大量财力物力人力增产粮食,一边又浪费粮食。要倡导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社会风尚,在全社会宣传普及科学膳食的食物消费观,让节约粮食的自觉行为蔚然成风。同时,要通过政策引导、技术进步、设备更新等措施,减少农产品生产、收获、储存、运输、加工全过程的损耗和浪费,让每一粒粮食都得到珍惜。

    记者:文件提出要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农户贷款难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请问农村金融政策有哪些新突破?

    江克美:文件对现代农村金融体系给予了充分重视,有助于解决农民“抵押难、担保难、贷款难”“三难”问题,可以改变农村金融严重滞后农村发展、农村金融滞后城市金融的非均衡局面,能够为农业和农村发展提供强有力的金融支持。文件明确提出,允许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向金融机构抵押融资,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文件还提出强化大中型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正规农村金融机构服务“三农”职责,推动社区性农村资金互助组织发展,鼓励保险机构开展特色优势农产品保险,加快建立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可促进形成现代农业发展的“大金融”体系。

    记者: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鼓励农户流转土地经营权,主要解决哪几个层面的问题?

    江克美: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解决小规模的分散经营与发展现代农业不相适应的问题,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给出了破题之策。

    第一,鼓励农户流转土地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探索建立工商企业流转农业用地风险保障金制度。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农户承包土地流转面积达到3.1亿亩,占家庭承包耕地面积的23.9%。一号文件把经营权从承包经营权中分离出来,实现了理论和实践上的一次重大突破,意图是在维护农户土地承包权长久不变的基础上,为实现适度规模经营开拓发展空间。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也鼓励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种养业,但要建立严格的准入和监管制度。一号文件要求探索建立工商企业流转农业用地风险保障金制度,严禁农用地非农化。工商企业租赁农地必须从事农业,还得用保障金的形式来防范经营风险可能对农民利益造成的损害。文件特别指出,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要尊重农民意愿,不能强制推动。农民想种自己承包的地,就让他自己种,任何人无权干涉。规模经营也应适度,要与农业人口转移、农业技术进步、农业社会化水平相适应,而不是土地经营规模越大越好。

    第二,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允许财政项目资金直接投向符合条件的合作社,推进财政支持农村合作社创新试点。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主体近年来蓬勃兴起。我国目前有种粮大户(南方经营耕地面积50亩以上、北方100亩以上)68.2万户,经营全国7.3%的耕地,产了全国12.7%的粮食;全国粮食生产合作社有5.59万个,经营全国4.0%的耕地,产了全国8.2%的粮食。截至2013年9月底,全国依法登记的农民合作社达到91.1万家,入社社员6838万户。一号文件明确,扶持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财政补贴、用地指标、金融支持、税收优惠、人员培训等方面,出台了扶持这些主体的一系列政策,其中允许财政项目资金直接投向符合条件的合作社,允许财政补助形成的资产转交合作社持有和管护,这些有力度的举措,必然为新型主体成长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第三,农户家庭是农业经营最有效的主体,无论怎么创新农业经营体系,都必须坚持集体土地的承包权属于农户家庭。从农业生产特性和国际普遍经验看,家庭经营始终是农业生产最根本、最基础的组织形式。新型主体和适度规模经营,应当在农户家庭的土壤上繁衍和发展。同时,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农户家庭无论在主体数量上还是经营土地的数量上,都仍将占据绝大多数。因此,一号文件指出,必须坚持家庭经营与多种经营形式共同发展。无论怎么创新农业经营体系,都必须坚持集体土地的承包权属于农户家庭,在鼓励、支持各类新型经营主体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农户家庭经营这个基本面,这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根本。

    记者:什么是城乡发展一体化?其本质内容是什么?

    江克美:所谓城乡发展一体化,就是要把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统筹谋划,实现城乡在政策上的平等、产业发展上的互补、国民待遇上的基本一致,让农民享受到与城镇居民同样的精神与物质文明。

    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核心或本质内容,是财政收入在城乡间的公平合理分配使用。但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重城市建设轻农村建设,政府财政账户上,列有“城市建设费”专项,却从未设立“农村建设费”的户头,便是最好的注脚。结果,无论在居民饮水安全、民用电力设施、交通条件方面,还是教育、医疗、文化社会事业发展方面,城乡之间都存在巨大的差距,因此也才有“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一说。要让公共财政的雨露更多滋润农民,我们始终认为,必须建立制度化的新农村建设财政资金归集来源与分配渠道,以此作为党委、政府积极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政策抓手。要加快以建立公共财政为目标的财政体制改革,以便为“新农村建设”户头的注资,腾出更大的财力分配空间。

    记者:如何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发达国家的经验是什么?

    江克美:在建国以来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通常说的城乡不平等交换,主要是指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工农产品剪刀差,即工农业产品交换时,工业品价格高于价值,农产品价格低于价值,由此从农业领域获取工业化、城镇化建设资金积累。

    近些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城乡要素不平等交换,则主要是农村集体土地征、使用制度的不公平。尽管现行法律明确规定了农村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但法律又明确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相关法律同时规定,农村集体所有土地,“经依法征用为国有土地后,该国有土地的使用权方可有偿出让”。法律规定对非农业建设用地实行“先征后用”的国家垄断“批租”制度,导致事实上农民集体拥有的只是从事农业生产的“使用权”,而更重要的土地非农使用增值“收益权”几乎没有。城郊农民集体土地转为工商业开发用地时,土地转让价格通常是数十万元、数百万元1亩,而农民集体从土地转让中所得的收益则少得可怜。这种对农村土地用途变更的严格管制,一方面保护了城市房地产市场和开发商的利益,增加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土地收益,另一方面,却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压抑了农民集体土地的发展权。无论欧美还是东亚各国,城郊农民均在城市化、工业化过程中,通过农地转为非农使用而致富,唯我国例外。

    因此,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最重要的是充分保障农村集体土地权益。包括尽快修改完善相关法律规章,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实行城乡同地同价同权。同时,严格限制国家征地范围,并在征地过程中,切实遵循农民自愿原则,对失地农民做到补偿合理、安置得体、就业充分、保障到位。

    记者:一号文件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党委农村工作综合部门建设,强化统筹协调、决策服务等职能,您认为应如何发挥市委农村工作部的职能作用?

    江克美:一号文件强调要进一步强化党委农村工作综合部门建设,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将市委农村工作部建设成为“五个部”:第一是参谋部,大力为党委政府领导“三农”工作当好重要的决策参谋;第二是改革部,强力推进农村各项改革;第三是项目部,全力抓好农业农村“四个一批”重点项目建设;第四是维权部,着力在减负、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等方面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第五是牵头协调部,致力发挥农村工作部在农口系统的龙头作用,搞好统筹协调和办点示范等。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